課輔活動

首頁>課輔活動
         

日期:2021-07-08 | 點閱人氣: 146

班級故事─阿妮

開學没多久,我又想起她,就稱阿妮吧。小三的阿妮是位白皙、長相甜美的孩子。靈活的大眼、纖細的身形搭配清湯掛麵的齊平式黑髮,剛好遮蓋雙耳─遮住助聽器。因為從小聽力受損,大眼成了其的溝通輔助工具,用來觀看別人嘴型,再透過助聽器處理聲音,所以轉換說出來的講話音量常是小的、糊的,讓聽話者要靜心傾聽,才能聽懂、猜出可能的內容。猶記得小一剛入課輔班的阿妮,淺笑羞澀,微藏大人身側,未講話,像隻迷途的小兔子,好奇研究陌生環境─設置在迦南中心的麥子課輔班。漸漸地,在班時間長了,適應了環境,原本個性一一展露:耐性不多,卻搶幫老師做各種事,若不讓做、或分配給其他孩子,便會哭鬧不止(曾經停步在馬路中間不走,險象環生),有些像討糖吃的寶寶,不讓不妥協;衛生習慣不佳,若有鼻涕,常掛臉上,雙手塗抺就是萬用衛生紙;大小事都喜歡找老師(嗯~也就俗稱打小報告),迫不及待說出的內容常是別人的事,儼然正義小管家;為了跟上其他孩子話題,編造未曾發生的生活片斷;不喜歡寫功課,故意把作業留學校,再編理由搪塞;拿取別人置物櫃的物品,卻未承認等(讓孩子個別存放代幣與點心的空間)。
這些表現,讓一開始玩在一起的孩子,慢慢疏離與排擠她,就像磁鐵的同極相斥,少數反應激烈的孩子,更用直率的話語表達:又再騙人!走開!好髒喔!最後,變成形單影隻,讓不愛獨處,總愛表現無所謂的她,也掩蓋不住落寞。
這樣缺角不相融的氛圍,隨時爆發的負向能量,已在課輔班團體中傳染與擴及所有的孩子,讓我在想,孩子們單純,如果知道阿妮是寄養生,從小多次移轉在數個家庭(有些因其固執與任性,放棄照顧她)、知道多數表現是想獲得更多愛與安全感、知道一直没有真正的家人陪伴成長!是否會多些體諒?
為了讓情況獲得緩解,在維持公正公平下,嘗試做了些事,準備午睡的枕頭與區域給她;提供外表打理的工具,並時時提醒或主動協助她;聽其所有話語,不否定不肯定;適度介入其他孩子的排擠行為,鼓勵相處;也在大家同意下,交託她管理班級公物;更注重家長溝通、合作與調整。二年下來,阿妮有了改變,戶外活動時再度與人同行,來辦公室找老師報告的次數大減,最難得的是,不再用哭來做要/不要東西的手段,感覺上,她的內在隨著外表一起長大了。
學期交替接續,每次長假(寒假)結束前,自己均會打電話一一通知,提醒入班時間,今年不大一樣,阿妮的寄養媽媽靜靜地聽我講完話後才緩緩補充:不再到班了,因為2月初已出養到美國!自己很是驚訝,去年九月才聽她開心分享去美國認識新家的事,久了忘了,現在再說此事,已是結果,且無法得知去了哪裡 (被保密保護著) 。心裡感到微酸,除了未能正式道別的缺憾,也殘愧於自己做的不夠(與偏頗),真心期盼在美國的嶄新生活能給提供其更多的自由、更大的潛能開發,讓阿妮從我心中的羞澀小兔子,轉化成更棒的孩子。一切一切的希冀,都因為她值得!